巴士底狱囚徒

 

 

雨果用笔尖写出了我的灵魂,

却未曾让世人知晓我的名字

冰冷无情的牢门挡住了我向往自由的身体,

枷锁也让我无法拥抱亲爱的朋友,

秀吉斑驳的铁面更加无情地剥夺我亲吻爱人的权利。

请让我大声的说吧!

心已木纳的世人啊!

这绝不是小说中跌宕起伏的故事,

你们何曾仔细听过,

来自深渊般的巴士底狱深处,

发自我心灵的呐喊。

或许吧或许

我的容貌早已面目全非,

但是,随它岁月如何无情的流水般逝去,

在铁面下的那对赤诚的双眼,

从未变得冷酷亦或无情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Yu Wang

 

 

 

古体诗-无题

 

春雨细蒙蒙,

独自踏小径。

缘何归来晚,

夭桃伴我行。

 

This poetry had been written as  my 14 years old.